知识大全

知识大全

余光中是一个怎样的人 名人对余光中的评价

MARILYN

余光中是一个怎样的人 名人对余光中的评价

名人对余光中的评价有哪些?

港台地区,有些人对余光中的散文评价甚高。

1. 花城出版社印行过余氏的散文集《鬼雨》,何龙在代序中说,香港一位学者称余为“文字的魔术师”。

2. 港台学者董桥是怎么说余光中的。台湾巨人出版社印行的《中国现代文学大系》,是余光中、洛夫、聂华苓等九人编选的,书前有余光中的总序。董桥看了,在评论文章中说——文字蛮顺的,说理叙事也清楚,一点没有他过去散文那种妞妮的“骚”味。这是余光中的进步。(《董桥文录》第86页)

3. “他上乘中国文学传统,横涉西洋文学艺术,在绵长四十余年的创作生涯中,笔耕不辍,已出诗歌、散文、评论、翻译集子四十余本,成为当代文学的重镇,其文学影响,已跨越海峡两岸,诗风文采,为不少读者所赞赏

我想知道大家对余光中先生的评价

余光中先生是个好人!

散文好,人品也好!

国外学者对余光中的评价

没看懂什么意思?

李敖对余光中的评价怎么样?

@哈罗李敖:国民党文人余光中谄媚蒋氏父子,无正义感,被我一路痛骂。他厚颜说:「我不回答,表示我的人生可以没有他;他不停止,表示他的人生不能没有我。」什么鬼逻辑啊!你骂一个人无耻,他不回答,就能证明他有耻吗?不回答只能证明他无耻属实,和人生谁没有谁毫不相干。他的厚颜,益证其无耻耳!

@哈罗李敖:孔子骂乱臣贼子。如果乱臣贼子学某诗人,说:「孔子骂我,我不吭气,证明了孔子没有我不能活,我没孔子可以活。」如果乱臣贼子这样辩解,孔子怎么办?我认为孔子会到动物园,对犀牛吟诗一首:「犀牛啊犀牛,皮厚鬼见愁,若论不要脸,你是第二流。」第一流已是某诗人专利,皮有灵犀一点通了。

请问大家对余光中作家的《乡愁》有怎样的评价

诗写得好,一目了然,谁要我来詹詹费词。真要叫我说说,却又感到为难。这是一粒水晶珠子,内无瑕斑,外无纹痕,而且十分透明,一眼便可看穿,叫我说些什么。我看见了的,别人也都看见了,还要我来说吗。看来看去,这粒水晶珠子仿佛不是工匠琢磨成的,而是天然形成的……

这是人写的诗。既然是人写的,总不会是一挥而就的,其间必有一个创作过程。这个过程,如果作者自己出来说说,我们听了,或有助于今后写诗,也未可知。可惜沧海横隔,同胞难聚,遗憾遗憾。那么,参照着写诗的一般经验,我就来冒昧地猜一猜余光中是怎样写成这首诗的吧。

故国故乡故园,人之所恋,古今一样,中外相同。翻翻唐诗宋词,游子抒写乡愁之作,多得叫人吃惊。现代中国人,粗具文化的,差不多都念过或听别人念过李白的“举头望明月,低头思故乡”。30年代的和40年代的学生,恐怕都唱过或听别人唱过这支歌吧:“念故乡,念故乡,故乡真可爱。天甚清,风甚凉,乡愁阵阵来。故乡人,今何如,念念常不忘。在他乡,一孤客,寂寞又凄凉……”只是这支歌的曲调是从捷克音乐家德沃夏克的《新世界交响乐》里挪借来的,这点唱的人未必都知道。至于40年代的那些不愿做亡国奴的流亡学生,几乎没有一个不会唱《流亡三部曲》的。“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……”台上一唱,台下都哭,感人至深。这支歌余光中肯定会唱。他还会唱《长城谣》:“万里长城万里长,长城外面是故乡……”因为他在一首诗里提到过这支歌。髫年所唱,没齿难忘。那些遥远了的记忆不可能同他的这首《乡愁》无关。厚积薄发,一首小诗里涵藏着多少年的感受啊!

标签: 评价 余光中